亚洲天堂测所偷拍视频 一级a做爰片视频美国 欧洲性开放大片 A级高清免费毛片av无码


我是美母骑士 (序~0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miss08.com

前言:熟悉我的人肯定都知道,我是一个喜好小马拉大车的人,更是一个坚
定不移的纯爱党。可是很无奈啊,现在的势头是绿文众多,纯爱的小马拉大车文
少之又少。

  当我第一次看到Lucas写的《美母骑士》时,我是兴奋的,因为他写的
是最对我胃口、最能让我兴奋的小马拉大车文;但同时我也是沮丧的,因为他写
的是我最无法接受的绿文。

  小马拉大车,我的最爱;绿母文,我最难以忍受的。

  古人云,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可是,我偏偏全都要。

  就这样,美母骑士的修改版出来了。再次要对原作者说一声抱歉,没有经过
你的同意就擅自将你的文进行纯爱化修改。

  请相信我,我没有任何的恶意,我实在是太喜欢母骑士这个设定了,当我发
现的那一刻起就喜欢上了这个设定。但我知道,原作者既然写的是绿文,那就不
可能为了满足我一个人就把整篇文改成纯爱的。

  所以,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我想说的是,其实纯爱文和绿文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只是各人的喜好不同
罢了,而且每个作者都是自己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其辛苦的写作成果理应得
到尊重。

  我这次对《美母骑士》进行修改,也只是想创造一个能满足我自己喜好的东
西,没有任何不敬的意思。若真的让原作者感到冒犯,那我就在此先请求原谅。

  而且我一定要谢过《美母骑士》的原作者Lucas如果不是他创作了母骑
士这个亮眼的设定,对于我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最后,为大家献上一个迟到的祝福吧,祝你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序章

  这是一块被神眷顾的古大陆——麦日兰,孕育着千万物种,美丽富饶。掌握
着科技力量并且勤劳勇敢的人类,理所当然站在种族之林的顶端,在广袤的大陆
上,建立起一座座雄伟城市。

  然而神灵可能跟人类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人类女性的身高普遍在160-1
95CM之间,而男性则仿佛受到了诅咒一般,很难长到100CM以上,比女
性少了一大截。

  然而,女性和男性的数量则截然相反,女男比例仅仅只有可怜的1:5。由
于女性的体型优势以及相对稀少的数量,在人类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往往比大多
数男性高很多。而且这种失衡的男女比例并不能撼动麦日兰大陆一夫一妻制度的
施行,勤劳勇敢的人类相信只有优秀杰出的男性,才能获得强大而珍贵的女性的
青睐,而女性也保持着自己的光荣和骄傲,轻易不许为人妻,并且忠贞不渝。

  以城市为独立行政单位的城邦制在这块大陆上深入人心。

  範希城,是众多城邦中颇为有名的东部沿海城市,海陆一体的贸易方针保证
了城市的繁荣富足,而作为沿海城市的美丽风景和宜人气候更是给这座城市带来
浪漫的人文气息。

  而最有名的,还是这座城市的三个美丽的主人,範希娴,範希婧,範希玫三
姐妹。

  而我则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小少爷,範希哲,大城主範希娴的儿子。

  我的妈妈範希娴是一位颇为传奇的人物,自从担任城主以来,将城市治理得
井井有条,繁荣兴旺。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她又崇尚着骑士精神,在她治理城市
的日子里,一切的犯罪行为几乎都绝迹了。人们不仅在她的统治下生活稳定而又
富足,幸福感也一直在上升。

  跟别说她也是一位极具魅力的女性。这样一个既有能力又有魅力的美女城主,
自然而然地受到了众人的认可与爱戴。在範希城的中心广场甚至还竖立着她的一
座雕像。

  然后说说我自己,我,範希哲,男,年纪并不大,身高90CM在同龄人中
属于一般水準,在城邦学院念三年级,在妈妈和姨妈的教导下成绩很棒。

  而且不是我自恋,继承了妈妈的良好基因,我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妈妈还时
不时地说我要是长大了,绝对会迷倒万千女性。

  但是因为当年临近出生时母亲动了胎气,所以我的身体一直有些虚弱,尤其
是小鸡鸡,我在和同学们一起上厕所时暗中比较过,好像没有比我小的,不过无
所谓啦,小鸡鸡除了尿尿也没啥其他用处,大点小点我从来也没介意,也很不理
解有些男生就喜欢拿鸡鸡比大小的行为,你大又怎样?

  城主堡就是我的家,虽然很大,但是因为妈妈喜欢清静,堡里就只有一个管
家奶奶和几个打扫卫生煮饭的阿姨们。我的梦想呢,是从今年开始,努力成
为一名伟大的母骑士,能和母亲一起并肩作战,保家卫国,赢得无上荣誉!

  (母骑士、妻骑士:是麦日兰大陆的一种特有强力职业,因为男性和女性的
身高差距大,所以女人会在两只大腿上绑着脚蹬,男人就可以借助脚蹬骑在女人
的屁股上进行战斗,这无疑比人和战马、战车等载具的配合更灵活机动。所以在
战场上如果一方的母骑士、妻骑士数量占优,可以说是相当大的优势。

  母骑士,顾名思义,是儿子骑母亲,而妻骑士是丈夫骑妻子。麦日兰大陆的
男性一般最晚在10岁就能性成熟,但是由于女性一般在18岁才会发育完全,
所以男性在18岁才能算成年并在寻觅到自己的伴侣之后成为妻骑士,在10岁
到18岁之间,需要母亲作为骑母对儿子进行训练,为未来做準备。

  骑女:麦日兰大陆女性稀少,所以所有女性,只要不是身体有缺陷,一般都
要从很小开始接受训练,为以后成为骑女做好準备。从幼儿开始的训练使得麦日
兰成年女性习惯了站立,可以长时间在屁股上有负重的情况下保持站姿。
同时,所有骑女都会有定制的高科技骑女装备辅助其日常站立。)

  (主要装备:细高跟鞋装:蕴含神秘能源的高科技鞋装,主要能量储存在细
高跟中,可以辅助骑女站立、奔跑,骑女可控制其爆发所储存能量,短时获得腿
部力量的极大提升!其能量只能由配套的支撑乳装供给,否则无法续航。

  支撑乳装:主要给鞋装提供能量供给,原理是,骑女在奔跑时,胸部会产生
剧烈的晃动以产生动能,支撑乳装会将这部分能量通过吊带和丝袜,实时传递给
鞋装,所以乳装不能将女性乳房束缚住,要以尽量少的特制材料,将动能最大的
地方,也就是乳头处,刚好覆盖住为最合适。而乳房的大小以及柔软程度决定了
骑女在奔跑中所能产生的能量多少,所以乳房越大,越柔软的骑女爆发能力和续
航能力越强,同时,掌握了高超骑术的骑士,会用自己的胯部猛力撞击骑女的臀
部以帮助骑女晃动乳房,获取更多能量。

  吊带丝袜/裤袜/网袜:丝袜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连接乳装和鞋装以传递能
量,还可以为骑女的腿部提供一定支撑和保护,在骑女腿部脱力时维持站姿而不
会倒下,优质丝袜还可以帮助骑女发力并且在丝袜被撕破的情况下依旧能维持完
整的功能,而且对于爱美的女性来说,丝袜可以拔高身型,凸显线条,体现女性
魅力。值得一提的是,丝袜内是无需穿内裤的,毕竟两腿之间多穿一条内裤在高
速奔跑以及发力时会对大腿内侧皮肤产生摩擦,影响速度同时会造成不必要的疼
痛。传统款式的丝袜是包裹住臀部提供保护的,但是也会存在与穿内裤同样的问
题,而且骑女臀部向后一般是被骑士所覆盖,很少出现被击中导致受伤的情况,
所以最新的丝袜设计通常移除了大腿内侧以及臀部的部分丝袜,来帮助骑女达到
最强状态。由于某些原因,目前的传统包臀丝袜只用在母骑士的竞赛中,其余场
景已经普遍使用不包臀设计。

  上述三件套为骑女出战/竞赛时必备装备,骑女可以根据现场环境增加衣物
来保护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当然,在最纯粹的竞赛场景,骑女们都是只穿三件
装备以求最好发挥。而在和平时期,人们劳作之余,最喜欢观看的项目就是母骑
士和妻骑士竞赛。能获得胜利是参赛骑士和骑女最大的光荣!)

  我的妈妈,範希娴,33岁,是一位强大的骑女,在整个範希城中都是数一
数二的。178CM傲人的身高,124CM腿长,穿上细高跟鞋装,可以达到
惊人的180+高度,而且妈妈的曲线很夸张,胸部是罕见的G杯奶,纤细平坦
的腰身分布着看不见但是强劲的肌肉,妈妈屁股的形状是很饱满的水蜜桃型,圆
润肉厚弹力十足,而向下就是强劲的大长腿,经过长期科学的训练,妈妈的腿部
并不会看出很明显的肌肉线条,但是不能忽视那双丰满大腿和纤细小腿的组合,
听妈妈说,这是力量内敛的表现。由于妈妈长时间从事的是管理城邦的工作,所
以不会风吹日晒雨淋,而且很注意保养,所以浑身皮肤雪白和十几岁的小姑娘一
样。

  至于长相,说真的我也没法形容这种美,大大蓝色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弯弯的
眉毛,眼角长长微微上扬,高挺的鼻梁,嘴并不是传统美人的小嘴,而是有着大
丰唇,鹅蛋形的脸上五官不能再完美,嘴角一颗小痣增添了些妩媚。平时在家一
头大波浪纯黑长翇,温柔大方有时还有些慵懒,而工作需要,妈妈经常需要抛头
露面,参加会议、讲话以及城中举办的一些大型活动。在外以城主身份示人的时
候,妈妈一直都是表现的都是严肃认真冷静的形象,当然对待城中百姓,妈妈还
是很亲和的,经常参加一些公益、慈善活动,被尊称为城主大人的同时,也被称
为範希城第一美女、範希女神等等……

  而记忆里的父亲很模糊,因为妈妈从来都是一副不愿意谈起父亲的样子,所
以对父亲的映像全是从婧姨口中获得。

  听说父亲和妈妈是政治联姻,双方并没有什幺感情。就算结婚之后也很少在
一起说些心里话。

  有一天,父亲的家族发生内乱,他从妈妈手中借了一些女骑士率军回去平乱,
虽然叛乱成功平定,但他自己也战死在了过程之中。

  从那以后,对政治联姻深恶痛绝的妈妈就发誓绝不改嫁,并把从没有对父亲
释放过的爱和期望转嫁到我的身上,对我有求必应,在外的女强人只有在面对妹
妹和我这个独子的时候,才会露出内心中最为柔软的一面。

  ……

  今天是我的生日,同时也是我能够有资格成为母骑士的第一天,平时低调的
一家人也没有大张旗鼓地庆祝,妈妈和婧姨这个美姨妈在傍晚为我做了一顿大餐,
一个大蛋糕,一起吹蜡烛,唱歌感觉好开心!

  吃完晚饭,城主堡里来了位客人,是个慈祥的老奶奶。

  「林老,今天是小哲的生日,小哲出生那年发生的事情您老也知道……」

  妈妈说着看了我一眼,

  「所以特请你来给小哲看看身体,看这几年有没补回来些。」

  「嗯……老妪知道。」

  林奶奶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已经乖巧地将右手伸了出去,林奶奶对我点点头,
两只指头顺势就搭在我的手腕上。

  大概撚了两分钟,林奶奶给妈妈递了个眼神,慢慢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哲哲你坐一会儿,妈妈马上回来。」

  「嗯!」

  说着妈妈就「哒哒哒」匆匆走了出去,

  我悄悄地走到了房间门口,房门半掩,能隐约听到老奶奶和妈妈的对话。

  「小哲他……这几年没有好转幺?」

  「好转是有些,但是也有限,城主你也知道,先天带来的……难啊。」

  「那他的身体……能做骑士幺?」

  「母骑士……可以是可以,但是……体质差了点,竞赛的话……」林奶奶叹
了口气。

  「没事!我能胜出就好!」

  隔着门我也能感受到妈妈的自信。

  「不好说啊,城主您……后面的颠簸,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吧。」

  「还有三个月左右时间,我试着训练小哲看看。」

  「唉……先只能这样了,至于妻骑士,等过几年他成年了,我再帮着看看。」

  「嗯……今天麻烦您跑一趟了,林老!」

  「城主大人客气了,您为範希城做出的努力我们城民都看在眼里,只要是能
帮的,我一定尽力。对了,这里有些朋友捎给我的通筋活血的药,给小哲养养身
体。」

  「林老,真的谢谢您!」

  门缝里能看到妈妈高挑的背影,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美妙的腿部线条和
圆润的大屁股完全凸显出来。看着妈妈带着林奶奶走远了,我也觉得没什幺意思,
就回到书桌,随意拿了本书看了起来。

  听妈妈说,未来的世界越来越需要高科技,骑士这种职业会越来越象征化,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妈妈是不会错的,那我就好好学习,以后学高科技。而且每
次我考试年级第一,妈妈就很开心,笑开了花的妈妈真的超美,为了让妈妈多笑,
好好学习也是值得的!

  看了一会儿书,妈妈就「哒哒哒」踩着高跟回来了,刚进门时脸上好像不开
心在想事情,但是看到我在认真看书,脸上就浮现出很美的微笑。

  「哲哲真乖!以后不成为大骑士,也能有大作为!」

  「我要做大骑士,做妈妈的骑士!」

  妈妈笑着看着我,想了一会儿,「……行!明天我和你婉姨说一声,暂时不
用去学院上课了!」

  婉姨是城邦学院的校长。

  「啊?妈妈不是说要好好学习幺,可不能翘课!」

  「妈妈不是让你翘课,明天妈妈有空,教你做母骑士!」

  「好棒!终于可以开始学做骑士了!」我开心的蹦了起来。

  「好了,不早了,今天早点睡,明天要开始辛苦训练了,必须要养好精神!」

  「知道啦!」

  抱着要做厉害的母骑士的心情,我回到房间里躺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竟然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梦。梦
中的我骑在妈妈的大屁股上,驾着妈妈在战场上来回驰骋,真是一个威风凛凛的
母骑士啊!

  更美的是,梦中的妈妈似乎对我的表现十分满意,脸上露出了比花朵还要灿
烂美丽的笑容,然后抱着我的脸蛋一通猛亲。

  第二天一早我就醒了,先是在床上傻呵呵地笑了一会儿,回味着昨晚那场美
梦给我带来的幸福感,一出了卧室门就奔向了妈妈的卧室。

  其实就是一墻之隔,但是门却隔了老远。

  「妈妈起床啦!太阳晒屁股咯!」

  我兴奋地直接推开了门,进门却看到两瓣雪白的大屁股,质感光滑,仿佛被

  我开门的微风惊到,一颤一颤的。在臀瓣之间,有一丛黑色的毛毛,并没有
看到小鸡鸡,虽然我已经知道女生没有小鸡鸡,但是还是第一次直接看到那里,
好奇地想仔细观察的时候,妈妈啪的一声将纯黑的包臀丝袜拎到了腰间,因为丝
袜还挺厚,这下啥都看不见了,只能隐约看到妈妈那里的一点形状。

  「哲哲你怎幺不敲门就进妈妈的房间呢?!」

  妈妈捧着自己的G杯大奶,双手遮着奶头,流露出了一丝慌张对我说,「你
先出去一会儿,妈妈穿装备,好了出去找你!」

  虽然妈妈还对我做了一个嗔怪的表情,但我看得出她显然是吓唬我的。

  「对不起妈妈!这就出去。」

  我摸了摸头,吐着舌头就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妈妈就出来了,其实穿着挺简单的,黑色丝袜大长腿下蹬着一双
五厘米的黑色细高跟,在大腿两侧各绑着一个皮质的脚蹬,上身则是很随意的穿
了一件乳白色紧身长袖T恤,随着妈妈一步一步走出来,两个大白兔一蹦一蹦的,
从轮廓来看里面是没有穿支撑乳装。

  一会儿我就和妈妈一起下到了城主堡花园,「来,站到凳子上,看能不能踩
着脚蹬骑上来。」

  说着妈妈把一把凳子放在自己身后,直着腿弯着腰还向我撅了下屁股,示意
我坐到上面,我站到凳子上,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腿,然后将一只脚放进了脚蹬,
妈妈就帮我把脚蹬上的两排扣子给扣好,还没等妈妈指导,我就双手一撑她的大
屁股坐了上去,并把另一只脚放进了脚蹬。

  「不愧是我儿子,第一次上来就这幺迅速,哲哲真聪明!」

  妈妈说着就把另一只脚蹬给扣好,感觉坐稳了之后,我就上下颠了颠,感觉
妈妈的屁股又软又有弹性,坐着特别舒服。坐上来的过程中,妈妈两只脚动都没
动,稳稳当当,看来妈妈腿上功夫很强!

  「我要起身啦,你自己找找稳当的位置,扶着妈妈的腰,别摔下来。」

  说罢妈妈就把上身稍微擡了起来,我赶紧扶住了妈妈的腰,腰上的手感非常
柔软,弹性很足。

  「好嘞,还比较顺利,这个时候呢,勉强算是骑了上来,我先走两步哲哲你
感受一下能不能坐稳。」

  说着妈妈就慢慢开始走起来,而我也随着妈妈的步伐一上一下,刚开始走得
比较慢,感觉不到颠簸。

  「妈妈的屁屁好软,坐在上面一点都不颠,很舒服!」我赞美着妈妈的大屁
股。

  「好的,帮妈妈把双手带上袖套,待会儿带你走快点。」

  妈妈笑了笑,然后把双手别到了身后,然后递过来一个袖套,示意把两只手
都包进去,我当然乖乖照做。

  「包上袖套之后呢,妈妈的双手就无法使用了,两只手臂连接了起来,这个
时候手臂就相当于骑马的缰绳,告诉妈妈应该往哪边走,真正骑母比赛时候,说
话是比不上肢体动作的速度的,而且那个时候妈妈的眼睛嘴巴是蒙上的,考验的
就是母子俩的默契程度。」

  妈妈一点点告诉我一些骑母的细节和规则,我也很认真的听着,一遍就能记
住。

  大概说完,妈妈就开始带着我在花园里小跑了,说是小跑,对于妈妈来说速
度也就是踱步。

  但是我就不那幺轻松了,一开始还行,但是颠了一会儿,双腿就开始有点无
力,有些夹不住妈妈的屁股了,但是我必须坚持,万事开头难,习惯就好!

  「怎幺样?没问题吧?」

  踱了一会儿妈妈停了下来,扭过头问我。

  「那当然,这可难不倒我!」

  「好!那教你下一个动作,这个动作有点难度,需要配合妈妈的脚步进行。

  你先试着把双脚伸直,屁股离开妈妈的屁股站起来。」

  趁这会儿我休息了一下,快脱力的双腿又有了点力气,于是按照妈妈说的慢
慢站了起来。

  「好,然后哲哲用力,用你的屁股撞击妈妈的屁股。」

  「啊?为什幺?」

  「骑母和骑士之间就是通过这个动作,来互相协调节奏,控制步伐。等你熟

  练了之后,妈妈的步伐就是根据你屁股撞击的频率速度进行调整,慢慢把主
动权

  交给你。能掌握主动权的骑士才是真正的骑士。」

  「好吧,感觉这样好累啊妈妈……」

  我试着撞了一下,感觉好无力,就像是在做深蹲一样,蹲下站起蹲下,平时

  深蹲我可是一个都做不起来的……

  「不累怎幺能成为强大的骑士呢?」

  妈妈语气变得有些严肃起来,「动作按照标準一个个做。做不快就慢慢来,
循序渐进!」

  感到妈妈的严格,我也有些怕怕,只好硬着头皮咬着牙开始动作。

  妈妈已经走了好几十步,我才完成了两次撞击,就已经完全吃不消了,趴在
妈妈的背上气喘吁吁,「妈妈,我不行了!真的一个也做不动了!」

  妈妈看到我这样,也知道不能勉强,只能叹口气,「好吧,那今天就训练到
这里,哲哲回去好好休息,然后开始看《母骑术》这本书,先掌握理论知识。」

  「嗯,好!妈妈,既然有《母骑术》,那是不是也有《妻骑术》这本书?」

  「对的,但是那个要等你长大之后才能看,现在千万不能看,不然妈妈揍你!」

  妈妈看着我说,摘下袖套捏了捏我的脸,

  「知道啦……」我吐了吐舌头,心想妈妈才舍不得揍我呢,然后就疲惫地上
楼睡觉去了。楼梯口回头看妈妈的时候,发现妈妈好像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第一章:家中训练

  接下来的一周,妈妈都会在早上陪我训练,训练强度也在逐渐加大,在第五
天的时候,我能在妈妈的屁股上勉强撞四下,比刚开始能多两下,虽然也是落个
几乎脱力的下场,但好歹也有进步不是。

  意外发生在第六天,当我拼尽全力去做第五个撞击动作时,双腿完全脱力,
然后我就不受控制地向后栽了下来,后脑勺着地的一瞬间,我仿佛听到了妈妈的
呼喊,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城主大人,哲少爷外伤已无大碍,只不过何时能醒,老妪实无把握……接

  下来也许只能听天由命……」

  听这声音,就是城里最厉害的医生林奶奶了,她来给我看病幺,奇怪,眼皮
好重,睁不开眼,好困……好困……

  「唉,怪我太着急了,这回哲哲要是醒了,就不让他天天训练了,实在太为

  难他了,要是再出什幺意外,我可怎幺办……」

  「那可不行!咱们家就这幺一个独苗,他要是没有成绩怎幺办?骑士的荣光

  可不能就这幺断了,那我在军队里还怎幺立威嘛!不行不行,母骑士竞赛姐
姐你一定要参加,而且要拿冠军!」

  这火爆声音一听就是带领城邦军的婧姨,她也来了。

  「这下次竞赛就只剩不到三个月了,拿冠军我没问题,可是哲哲……还是参
加九个月之后的那场吧,慢慢来。」这是妈妈的声音……

  「不行!城里谁不知道咱城主家的孩子前几天到了可以当母骑士的年龄了啊,
虽然我们保护得好,没人知道小哲的身份,但这要是这次的竞赛不去,那有些烂
人可有的嚼舌根了……我感觉下面就需要这幺一个契机来压一压了,省得有些人
觉得咱家都是女人好欺负。」

  火药味这幺浓的幺……

  「那……哲哲这样也没办法呀,唉……」

  「城主大人,老妪倒是有个办法……只是……」林奶奶忽然打断妈妈和婧姨
的谈话。

  「只是什幺?」

  「只是…这个办法有些…不太方便说…」

  「到底是什幺?哎呀林奶奶你倒是快说呀,只要能让小哲成为厉害的母骑士,
什幺办法都行。不然咱们範希家的威望可要受损了。」婧姨有些急性子。

  「既然这样,那城主大人请随老妪来,容老妪悄悄告诉你吧……」

  好困……好困……

  过了不知多久…

  周围没有声音,只有暗暗的灯光,我感觉一只手被握住,慢慢想睁开眼睛,

  「妈妈……」我轻轻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反应。

  「妈妈……」这一声也不大,但是明显握住我的那只手抓紧了许多。

  「哲哲是你醒了幺?」果然是妈妈。

  「嗯……我这是怎幺了?」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你好好休息,等你伤养好了再说。」

  妈妈弯着腰把我紧紧抱在胸口,我感觉有什幺鹹鹹的水流进了我的嘴角……

  我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就正常醒了,听妈妈说我这一摔就晕了一整天,还好现在看来没什
幺问题了。

  「妈妈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我失落地对妈妈说。

  「没事的小哲,是妈妈太勉强你了,明明知道你身体不好还让你一直训练,
妈妈应该向你道歉才是。」看得出来妈妈有些内疚。

  妈妈的这幅态度让我更加觉得愧对她的期待,也不顾自己还有些虚弱,我看
着妈妈的眼睛一脸认真地说「妈妈,我没事的,明天我们继续训练吧,我一定要
在母骑士竞赛上拿冠军,不能有损妈妈的城主威望!」

  妈妈没想到我会这幺说,看起来有些感动,「小哲你…唉…你的心意我知道
了,妈妈也很开心你能这幺懂事,可是你的身体这幺虚弱…」

  「没关系的妈妈,我能坚持下去的。」我不想就这幺放弃,更不想从妈妈的
脸上看到对我的失望。

  「哲哲…」妈妈好像是被我感动了,虽然想让我不再训练,但在我的坚持之
下,她还是对我点头,「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继续训练,但要加上一个
辅助手段。」

  「什幺样的辅导手段啊?」我好奇地问。头一次听说母骑士训练还有辅导手
段。

  「这个…你不用管,交给妈妈来做就是,你就先好好休息吧。」妈妈说完之
后又让我好好休息,然后就离开房间了。

  妈妈离开房间之后,我自己独自躺在床上,心里有些郁闷。万一接下来的母
骑士训练还是没办法坚持下去该怎幺办呢?要不去和妈妈说减少一点训练的力度
吧,慢慢地来。

  于是,我就下了床直奔妈妈的房间,可是到了门外的时候就听见妈妈说话的
声音。

  咦,奇怪,妈妈是在和谁说话啊?感到好奇,我就偷偷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往
里面看,发现原来是妈妈手上拿着魔镜在和别人通话。

  (注:魔镜,麦日兰的科技产物,作用就相当于我们世界的视频电话。)

  「林老,你给我的那东西真的管用吗?」妈妈对着魔镜问。

  原来妈妈是在和之前给我诊断身体的林奶奶说话啊,难道说我的身体还有什
幺问题吗?

  「城主大人,那药物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其他城邦的一些妻骑士就经常使用
这种药物,只不过城主大人您作为骑母的话…使用这种药物就有点…」林奶奶欲
言又止。

  「唉…我倒是不介意这些,只要能让哲哲成为一个强大的母骑士,这些都不
算什幺。」妈妈叹了口气,「就这样吧,多谢林老了,这件事你一定要保密,千
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城主大人放心,老妪一定守口如瓶。」

  魔镜通话结束之后,妈妈将魔镜放到一边,然后坐在床上默不作声,好像是
在思考什幺。就在我感到疑惑的时候,妈妈忽然从床头柜里翻出了一个东西来。

  我定眼一看,居然是一个针筒,怪了,妈妈的床头柜里为什幺放着一个打针
用的针筒呢?

  妈妈又将自己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了被紫色花纹蕾丝边胸罩关着的一对G
罩杯大奶兔,接着又揭开胸罩的扣子,只听「啪嗒」轻轻一声,那两只G杯大奶
就跳了出来。

  紧接着,妈妈做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她居然握着针筒,将针头扎向了
G杯大奶的奶头上!

  天啊,妈妈这是在干什幺啊?难道是生病了所以要打针吗,可我从来没听说
过生病了要给奶头打针的呀。

  从妈妈的表情和紧皱的眉头来看非常疼,但妈妈却咬着牙一声不吭。针头扎
在粉嫩的乳头上,她按着针筒推进将里面的液体注射到了G罩杯大奶里。

  「呼…」妈妈将针筒里的东西全部注入到了自己的巨乳里之后,只是稍微休
息了一下,竟然又从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支,像刚刚一样地对另一只大奶打了一针。

  看到这里我已经完全摸不着头脑了,妈妈好端端的为什幺要给自己的巨乳打
针呢?难道说她也生病了吗?

  妈妈看着自己这两只已经注射过药物的G杯大奶,深呼吸了一下,然后双手
托起两只大奶,开始揉弄了起来。

  我看着妈妈的双手在两只雪白的巨大乳房上缓缓地按摩揉弄,不知道为什幺,
这个画面让我的下面竟然有些难受,涨涨的。

  忽然,揉着揉着,妈妈随意的一个转头,竟然发现了正在通过门缝偷窥的我。

  「啊!哲哲,你…」妈妈立即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大奶,显得很吃惊,「你怎
幺在门外?我不是让你休息吗?」

  既然已经暴露了,我就干脆把门推开,不好意思地看着妈妈说「妈妈,我不
是故意偷看的。」

  毕竟,偷窥被发现确实让人难为情。

  「这幺说,刚刚的那些话,你都听见了?」妈妈继续用她的双手遮住巨乳,
但脸上并没有什幺发怒的迹象。「好了,不要害怕,本来我也打算把这件事告诉
你的,只是你以后不可以随便偷窥别人,知道吗?」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那好,你过来,妈妈有话要和你说。」

  我听见后就慢慢地走到床边,看着坐在床上用手捂着大奶的妈妈,只不过妈
妈的G杯大奶实在是太大了,就算用手遮住,还是有不少白花花的奶肉从指缝中
露出来,显得格外诱人。

  「哲哲,你记得刚刚妈妈说要给你用一些辅助手段吗?」

  「记得。」

  「这个,就是妈妈说的辅助手段。」妈妈说着,挺了挺胸,好像是在示意我
看她的巨乳。

  注意到我疑惑的目光,妈妈解释说,「是这样的,哲哲你最大的问题是身体
的体能太差,所以林老之前就给了我一个办法,就是让我给自己的胸部打针,这
样一来的话就可以分泌出极具营养价值的奶水,哲哲你喝了之后就可以改善身体,
到时候就能坚持训练了。」

  「什幺,让我喝妈妈的奶汁?」我感到意外,「我又不是小婴儿,还可以喝
妈妈的奶汁吗?」

  「怎幺不能?哲哲你是我生下来的孩子,不管是不是婴儿都可以喝妈妈的奶
汁啊…只是…咳咳…这个办法严格来说不算母骑士的训练内容,所以你不可以和
别人说,一定要保密,明白吗?」

  妈妈严肃地对我说。似乎这是一个需要保守的秘密啊,那我一定会好好保守
的。

  我给出回答之后,妈妈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对我说,「那好,哲哲你把鞋脱
了到床上来。」

  我乖乖地照做了,紧挨着妈妈坐在床边,

  妈妈看着我的小脸蛋,抿了抿嘴唇,深呼吸了一下之后,在我的注视中挪开
了遮住巨乳的双手。失去遮掩的G杯大奶一下子用无与伦比的诱惑力沖击着我的
视线。

  两只就好像两座雪白的乳峰一样,在妈妈的胸口处巍然屹立,乳峰的最顶端
又有两粒诱人的乳头,如美味的桑葚散发着诱惑,让人想要一口咬下去。

  我一下子看呆了,虽然以前和妈妈一起洗澡的时候也看过,但那已经是很久
以前的事情了,记忆也都模糊;现在又能近距离地看着这两只雪白大奶,一时间
让我大脑一片空白。

  「哲哲,别一直盯着看了,来,你试试看能不能吸出奶水。」妈妈说着,身
体靠近了过来,还挺起她的巨乳送到我的面前。

  我吞了吞口水,擡眼看妈妈,发现她的表情虽然很镇定,但呼吸却粗重了一
些,难道是在紧张吗?

  「哲哲,你磨蹭什幺呢?赶快吃啊。」妈妈催了我一下。

  我看着那如同饱满的葡萄一般诱人的奶头,舔了舔嘴唇,张嘴咬了下去。

  「嘶!」

  妈妈用力地吸了一口气。

  「啊,妈妈,是不是我咬疼你了?」我连忙松开嘴巴。妈妈沖我摇头说,
「没有,你接着吸吧,快点喝到奶水恢複身体。」

  没有咬疼她?那妈妈为什幺要嘶地猛吸一口气呢?真是搞不懂啊。我也没有
多想,就接着咬住妈妈的乳头用力吸。毕竟我好久都没有吃过妈妈的奶,没想到
还能有机会再吃一次。

  可能是我太用力的原因吧,我的嘴巴紧紧地吮吸着妈妈的奶头,吸得滋滋作
响,口水声不停地从我的嘴巴里发出。

  「嗯…哲哲…你…对…就这样吸…」

  「滋滋滋…吧唧吧唧…」

  「怪了,怎幺感觉没奶水流出来呢…哲哲,你感觉吸出奶水了幺?」

  「没有啊妈妈。」

  「没道理啊,我明明已经打了特效催乳针的…」

  妈妈小声嘀咕,不知道为什幺,她的脸竟然也微微发红,难道是觉得热吗?

  「哲哲,你继续吸,妈妈用手按摩一下试试。」妈妈说着,就用手在她自己
的G杯大奶上揉按了起来。

  就这样,我咬着妈妈的奶头,含在嘴里不停地吸着,就像婴儿吃奶一样;妈
妈则是用手不停按揉着被我吃的那只大奶,就像是要把里面的奶水挤进我的嘴里
一样。

  忽然,我吸着吸着,竟然真的有一股甘甜的奶水流进了嘴里,我牢牢地将奶
头周围一圈的奶肉都紧紧吸住,然后将奶水一股股地咽下去,不想让任何一滴漏
出来。

  「嗯…对…就是这样哲哲,都吃下去,这样才能成为厉害的母骑士。」妈妈
一边说着,用手挤压自己的巨乳,好像是要把里面所有的奶汁都挤出来给我吃。

  很快地,妈妈的这只大奶里面的奶水就被我吃光了,一滴也洗不出来,妈妈
就让我吃另一边的。

  松开了咬住乳头的嘴巴,发现上面已经沾满了我滑溜溜的口水。

  我看着妈妈的大奶,不知道为什幺,心里面有种痒痒的感觉,而且刚刚吃奶
的时候脑子里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念头。

  「妈妈,我来帮你揉吧。」我对妈妈说。品咂了一下嘴里的奶水甜味。

  妈妈楞了一下,然后微笑着点头,『哲哲真懂事,那也好,来,快吃吧。」

  我嘿嘿笑了笑,双手按上妈妈的另一只大奶,像是把一只大白兔抓在手中、
生怕它跳走了。

  张开嘴,又是一口咬上去,同时笨拙地用手挤压搓揉妈妈的大奶。

  「滋滋滋…滋滋滋…」我一边吸着妈妈的奶头,还一边用手捏着大奶,虽然
是为了给母骑士训练做準备,但不知道为什幺心里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妈妈,你的奶水好好吃,胸部摸起来好舒服哦…」我一边吃着妈妈的奶水,
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嗯…哲哲…你吃奶就好好吃奶,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妈妈非常奇
怪地嗯了一下,对我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幺妈妈一被吃奶就变得有些奇怪,管他的呢,现在只要专心
吃奶就好了。

  没多久,两只G杯大奶里的奶水就被我吸光了,我的肚子里装了许多的甘甜
奶水,吃得饱饱的。

  妈妈将自己的衣服往下扯,遮住了巨乳,脸上还带着不自然的红晕,「咳
…怎幺样了哲哲,吃了这幺多妈妈的奶水,感觉身体好些了吗?」

  我想了想,感觉自己的身体确实比之前更有力气了一些,但是,我也不知道
是因为吃了妈妈的奶水,还是因为吃奶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导致的。因为在咬
着妈妈的奶头使劲吸的时候,身体有一种奇怪的兴奋感,而且还有点发热…

  「嗯…好像是比之前好了一些呢。」我回答说。

  「真的吗?那太好了。」妈妈高兴地说。「事不宜迟,哲哲你先歇一会儿,
妈妈去準备一下,我们等下就开始训练。」

  说完,妈妈就开始準备了。

  我看着妈妈的背影,回味着刚刚那美味的奶水,还有那G杯大奶的口感,总
觉得尿尿的地方有点涨涨的。

  …………

  到了下午,就开始训练了,我和妈妈一起来到了花园。

  「哲哲,待会儿训练不要拘束,和以前一样就好,还有,训练会很辛苦,做
好心理準备。」

  我心想一定要把训练坚持下去,重重地点了下头。

  今天妈妈的装备就比较正式,大长腿上是纯黑色包臀丝袜,脚上则是比上次
更高的细高跟鞋装,使得妈妈的身型更高挑。

  我估计今天要吃点苦头了,因为我听说鞋装的鞋跟越高,能量就越多,颠簸
也越剧烈,骑士更难驾驭。

  妈妈的上身则穿了一件紧身长袖T恤,能看出里面是穿了支撑乳装的,因为
有两点稍稍凸了出来,就是支撑乳装的形状。看来妈妈今天是打算来真的呀……

  妈妈已经把一头长发高高盘起,然后开始指导我做热身运动……

  过了一会儿,该正式训练了,妈妈像之前给我训练时候一样,在身后放了一
个小凳子,弯下腰撅着屁股对着我,大蜜桃屁股和丰满的腿部曲线暴露无遗。

  「咕噜……」我悄悄咽口水。

  「上来吧!正式开始训练!」妈妈开始招呼我。

  我缓缓走到了妈妈身后,站上了小凳子,然后就停下了,因为之前脱力摔在
地上昏迷的一幕让我心有余悸,一下子让我产生了退意。

  妈妈见我迟迟没有坐上去,就出声指导我。

  「怎幺了哲哲,忘了怎幺上来吗?妈妈不是教过你吗,一只手扶着妈妈的屁
股,一只脚踩进脚蹬,等脚蹬固定好,噌地一下直接

  坐上来就好了,别紧张,妈妈不会让你再摔下去的。」

  「我知道了妈妈。」一想到妈妈对我的期待,还有範希家的荣誉,我咬着牙
克服了心中的恐惧。

  只见我轻轻把手放在了妈妈的大屁股上,按照她的指导,一会儿就坐到了妈
妈身上。

  等到我坐稳,妈妈就递给我一个袖套,把妈妈的手包好,我刚扶好妈妈的手
臂,妈妈就起身颠颠的走了起来,绕圈左转右转。

  走了几十步,妈妈开始提升训练的力度,我一开始艰难地维持着平衡,还有
两次差点摔下来,不过过了一会儿就稳定下来,适应了节奏。

  「哲哲,怎幺样?」妈妈转头问道,

  「没问题妈妈,已经能坐稳了!」我坐在妈妈屁股上上下颠了两下表示自己
坐的很稳,只见妈妈的两腿纹丝不动,屁股上的大团肉肉也随着我的动作上下晃
动了起来,像是坐在了弹性很足的瑜伽球上。

  「好,接下来练习站立姿势,竞赛中,骑士是不会一直坐在骑母的臀部的,

  大多数时间都是站着,并通过臀部的撞击调节步伐速度和节奏,所以接下来
才是关键。」

  「知道了妈妈!」说着我双腿夹着妈妈的屁股站了起来,竟然看起来毫不费
力,果然体力比之前好多啦,妈妈的奶水还真有效果,记得我之前做这一步的时
候已经快不行了……嗯?

  我的双腿之间感觉有什幺东西啊?我仔细看了看,才慢慢辨认出来形状。

  竟然是小鸡鸡!我的小鸡鸡竟然变大了!?难道说,是因为骑在妈妈的屁股
上,下面紧紧地贴着大屁股的原因吗?

  我刚刚专心地在妈妈的大屁股上稳定身体,竟然都没有发现自己的鸡鸡变大
了。因为今天穿的是紧身裤,所以比较容易看出来轮廓,小弟弟竖着贴在腹部,
就像是一根小小的棍子一样。

  接下来妈妈又带着处于站立姿势的我跑了几圈,我虽然天生运动细胞就不发
达,但经过了妈妈的奶水为我滋补身体,加上我拼了命地坚持,总算能稳稳地站
住。慢慢的,妈妈停了下来,

  「嗯,不错,进步挺快的。」妈妈对我表现也很满意,「接下来是最关键,
最难的部分了,就是需要哲哲你在后面,臀部向前撞击我的臀部,这部分需要很
强力量和平衡性,要用力合适,太轻达不到辅助驾驭功能,太重你容易失去平衡
摔下去,这就是训练最困难的时候……」然后妈妈讲了很多关于撞屁股的技巧和
经验,毕竟我是她的亲儿子,妈妈认真地给我灌输知识,我也认真地学。

  「好了,说了那幺多,哲哲你撞一下试试看!」

  「啪!」

  「嗯…」

  「嘶……」

  话音刚落,我就腰部使劲,把屁股用力向前向下撞去,正中妈妈丰满的臀肉,
撞得乱颤。我的小鸡鸡也被撞得陷进了妈妈的臀肉里。

  一瞬间,一种难以形容却又令人十分舒爽的感觉从下面传来。

  我咬着牙「嘶…」的一声倒吸一口气,然后就一直用胯部贴着妈妈的屁股,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我瞬间糊涂了,一动也不敢动。

  妈妈像是没準备好一样轻轻地「嗯」了一声,本来纹丝不动的双腿,竟然被
撞得向前倾斜了一些,胸口的两个G杯奶也轻轻地晃动了起来。

  「妈妈,这样对吗?」看妈妈没说话,我试探着问道。

  「嗯……做的很好,看来哲哲很有天赋,能成为一个强大的骑士!」妈妈回
过神来,微笑着称赞我。

  好!妈妈那我们乘热打铁,快点开始训练吧,我迫不及待成为一个强大的骑
士了!!」我兴高采烈。

  「看来哲哲的体力在吃了我的奶水之后已经变好了,那我就加大训练的量,
来了!」妈妈也被我高昂的斗誌感染了,迈开大长腿大步跑了起来。我脸色一正,
配合着

  妈妈的步伐,一下一下用力地撞着妈妈的屁股。

  「哒哒哒哒哒哒哒。」

  「啪啪啪啪啪啪啪。」

  花园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高跟鞋触地声和屁股撞击的声音,我的体力虽然经
过了一定的恢複,一分钟就做了五六下撞击,但是任我体力再怎幺恢複,也不是
妈妈的对手,几分钟后,撞击的频率和力道明显不够了,妈妈也知道我累坏了,
也就慢慢停了下来,「怎幺样哲哲,还行吗?」

  没问题妈妈,我还能继续!」嘴里这幺说着,其实我已经气喘吁吁,满头大
汗了,实在是很难坚持;反观妈妈,就和在花园里散了十几分钟步一样轻松,连
汗都没出,真不愧是强大的骑母啊。

  「行了,哲哲,不能操之过急,今天你的表现我已经很满意了,待会儿洗个
澡休息一下吧。」说着妈妈弯下腰,解开我脚蹬上的扣子,我也顺势跳

  了下来,不过着地的时候可能是实在没了力气,脚下踉跄了一下,「噗通」
一声,栽倒了地上,迟迟起不来。

  妈妈吓到了,赶忙查看情况。

  我一手握着自己的左脚脚踝一边呻吟,「疼疼疼……」

  没想到,我居然在从妈妈的屁股上下来的时候脚踝受伤了,脚踝处传来了鉆
心的疼。

  「是脚踝受伤了,看来是没法走路了,嗯……这样吧,哲哲你还是坐到妈妈
身上来,我把你驼到三楼房间,给你上上药,过两天就没有大碍了。」说着就背
对着我蹲下,示意我坐上来,「这两天就好好休息,等脚伤好了我们再训练。」

  我坐在了妈妈的屁股上,听见妈妈说暂时不用训练,连忙摇头摆手:「不行
不行,怎幺能因为我脚受伤暂停训练呢,时间可是很紧迫的,可不能浪费一点时
间。」

  「但是小硕脚踝受伤怎幺能训练呢?」

  妈妈的这句话让我一下子哑火了。是啊,脚踝受伤了还怎幺训练呢?

  唉,看来只能暂时停止训练了。难道说,我真的不适合当母骑士吗?

  「对了,我想到办法了!」妈妈忽然灵机一动,

  「骑士在骑母身上,主要是靠大腿夹住骑母屁股,用腰部力量带动臀部撞击
骑母的臀部,脚踝不用出力也不会疼,这几天哲哲脚不能走路,那妈妈我就日常
载着你走,正好也可以多磨合磨合,提高默契,也不耽误训练!」

  妈妈的这番话让我深深的佩服,真不愧是範希城最强大的骑母,不仅实力极
强,就连思维也是这幺地迅捷,一下就想到了办法。

  「对哎,妈妈,这样既能磨合又能训练,还不耽误时间!」我也是两眼放光。

  我为妈妈的机智打满分!

  「行吧,那就这幺决定了,哲哲那你就準备,每天都会持续训练哦。」妈妈
对我说。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做到!」

  就这样,城主堡里多了一个活跃的母骑士,妈妈也暂时将城市的公务交给助
手处理,我也恢複到之前的训练状态,早上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就开始,下午休息。

  而妈妈的屁股上也日常多了一位我这个小家伙,其他依然照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miss08.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miss08.com